朝烧烧烧烧

晚饭这种东西本来就不适合跟看起来就很影响心情的人一起吃
三个人一起很大概率都不会有什么好事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不知道要怎么解释
越是对我好的人就越是会伤害到
以为这次不会了 还是重蹈覆辙
是来赎罪的还是造成二次伤害的

为什么明明喜欢却会感觉到累
光是一起呼吸就很难受
要考虑别人的感受好难受
想把喜欢的都改造成完美的我想要的

如果死掉的话会很舒服
但是就不能见到喜欢的人了
也做不了喜欢的事
好麻烦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呀
去年关注了很多太太每天都有粮吃真是太好啦
刚刚和喜欢的人通了电话
2018也要加油呀
一直一直奔跑的话 就一直一直抖在阳光下啦

啊啊啊锦户太太能不能帮我存一下发给我!我存的不会动!@浮寄 

九玖桃:

脸红心跳了💗

kingris:

大白超好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把字幕去掉,这妥妥的就是女友视角(还莫名的色气ort)啊啊啊啊!

去字幕的女友视角请看图二,向大白的美貌低头ort

【关8】你所不知道的ABO世界(番外篇)

超级棒的文!

桃源乡的外星桃子:

番外1  关于生孩子


信酱怀孕了?


在朋友间的聚会上村上捂着嘴冲进了洗手间,剩下的几个人面面相觑,脑海里浮现出了同一个疑问。然而横山脸上阴晴不定的,看起来比他们还不确定。


“信酱的身体状态倒是好很多了,但是还没有达到生育条件……吧?”安田迟疑的说。


“嗯……”横山思考着天道酬勤的可能性。


“我们什么时候也去要孩子吧,”大仓嘴里满满的塞着食物,“丸美都已经怀孕了,我不想被仓子笑话啊。”


丸山期待又谨慎地看了一眼涉谷,被涉谷狠狠瞪了。


村上开始厌食,呕吐,精神不济,然后在横山的强烈要求下作了检查,被确诊为了肠胃炎,挂了两天水。


“怀没怀孕我自己还不知道吗?!再说哪有这么容易怀孕啊!”


 


番外2  筑巢的Omega


这种生物真的存在吗?


村上对官能杂志上隐晦又挑逗的描述报以嘲讽,与横山表达出的一定兴趣形成了反差。


“我从来就没听说过还有这种事儿,”村上说,“都是Alpha自我满足的x幻想。”


“那说不定有呢,”横山坚持,“yasu也说Omega发情期会本能寻求Alpha的气息啊。”


“吃抑制剂不就好了。”


“这种想法你以后给我不准有了,”横山霸道的抽走了村上手里的杂志扔在一边,顺手把他按倒,“家里的抑制剂都被我扔了,遵医嘱,不要乱用药。”


“那在外面的时候不小心发情了怎么办……”村上不满的申诉。


“我帮你。”


于是乎关灯睡觉。


 


横山第二次出差回来,差点没被浓郁的信息素刺激的当场暴走。


卧室的大床上堆着自己的各种衣服,整整齐齐叠成好几摞,城墙一样围了一个圈,中间蜷缩着身子抱膝坐着的正是他家Omega。


应该是那个吧,横山脑海里模模糊糊的出现了一个意象,但是总感觉和大家普遍意识中的东西不一样啊。


村上气呼呼的丢了个枕头砸向横山,泪眼汪汪。


“都怪你,把抑制剂都扔了我都没办法出门!”


“……”


于是乎关灯睡觉。


 


“其实我一早就觉得hina是会筑巢的那种类型,只是之前没有机会发掘出这个事实。”某名侦探涉谷说,并回忆起了那年横雏还没有在一起时他的出租屋被椰子味的各种用品包围的恐惧。不过这个巢质量还真高啊。


不愧是认真严谨的hina酱。


 


番外3  要想抓住一个人的心必先抓住他的胃


大仓正式对安田医生展开强烈攻势是他们认识一个月以后。


由于初见面对彼此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日后就会格外注意起来。比如安田医生没有突然气场爆发的时候又温柔又贴心,比如大仓先生看起来冷酷无情(误)但经常笑裂相处起来特别轻松愉快。大仓先生觉得自己在青春期妹妹的突发性神经病和更年期老母亲的突发性神经病夹缝下生存得水深火热,正需要一个温柔的医生来填补他的人生。


安田医生不好好吃饭引起了大仓的注意。


作为餐饮界的接班人之一,大仓在莫名的荣誉感驱使下责无旁贷的承担起让安田医生好好吃饭的任务。


经过艰苦卓绝的奋斗,终于用美食俘获了安田医生的心,大仓十分欣慰。


他们在一起很久很久以后,大仓才知道安田医生的味觉很扭曲,煮了一个月坏掉的咖喱他都觉得好吃,自己精心烹制的美食,在他眼里估计也就和过期的咖喱差不多。


“那你为什么还是跟我在一起了?”年轻的大仓董事长万分委屈。


“因为我喜欢你呀。”安田医生甜甜地笑了。


 


番外4  情人节是怎么过的


仓安:动物园一日游,和小动物进行亲密接触,吃情侣款的彩色冰淇淋,回家亲亲抱抱洗白白,睡觉。


丸昴:在家呆一天,从早晨开始直接进入“睡觉”程序。


横雏:工作。


“工作?”


“作为本篇唯一一对AO情侣,你们能不能不要浪费这么得天独厚的条件好好地秀个恩爱?”


村上:“我能有什么办法?出报表就是这个时间,每天忙得见面都说不上几句话,还过什么情人节?再说,我们又不是情人。”


横山:“what?”


村上:“我们是夫妻。”


横山:“……”


【写完了才想起来日本的财报年度结束是4月,并没有和情人节撞车,但是写都写了,就按中国的来吧,细究的话日本的情人节说的是瓦伦丁节,也没有情人夫妻这种文字游戏的梗】


【真是个粗糙的作者啊你】


 


番外5  考试什么的都去死吧


两个人在一起之后,慢慢的东西就多了起来,还有从村上老家寄过来的充满童年回忆的大箱子小盒子。村上爸爸说:家里放不下了,你自己的东西自己收好!村上妈妈说:有不少好玩的东西呢。


横山兴致勃勃翻了两个小时,乐不可支的鬼畜笑声间歇从房间里传出来。


“到底哪里好笑了!”村上恼羞成怒的抢过来自己穿着小裙子抱着布偶熊的照片,“这种照片不是谁都有的吗?!”


箱子最下面是村上的成长记录,也就是传说中的成绩单,封面上小小的村上开心的咧着嘴。


“其实我成绩还凑合来着,”村上挠挠头,“不过肯定不能和你比了。”


“那是,”横山一边翻一边随口答应,“我可从来都没有掉出过年级前十。”


村上确实挺不错,数学都是接近满分的。横山想想自己一做数学题就头昏,顿时为刚才的自夸心虚起来。


成绩曲线的良好走势在初一戛然而止,虽然后来还起起伏伏了几次,但最终在大学的门口断掉了。


横山想起涉谷提过的发生在村上身上的校园霸凌事件,一时有点难过,差不多就是在这个年龄,他一切安稳的生活都被毁掉了。


“hina,”横山一股热流涌上心头,把村上揽在怀里抱住,坚定地说,“以后我会保护你的。”


“你说什么啊。”村上一头雾水。


“这个。”横山指了指成长记录上的成绩断崖,后面的话咽了下去,难过的说不出口。


 


“这个啊,”村上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没办法啊,初中以后英语就变成主科了,实在学不会啊!”


然后再横山目瞪口呆的表情下,村上刷刷地把成绩单翻到分科明细的页码,英语一栏上一个刺眼的“32”出现在了一堆80多90多的数字里。


村上委屈:“别的科目学的再好都没用,哗的一下总分就特别低了。”


横山觉得自己实在是多愁善感的过分了。


 


番外6  因为是番外所以才能实现的蠢事:如果用魔法把大家都变成动物


如果大家的本体是动物的话,会是什么呢?


涉谷:“说啥傻话呢。”


话音刚落,涉谷变成了猫,惊恐的跳了起来,然后眼泪都冒出来了。丸山不顾被猫爪子挠出血痕,心疼地把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小猫抱起来,声情并茂地哀嚎了一声:“subaru!”


“subaru,”村上纠结地开口,“对猫过敏来着吧。”


对自己过敏?大家怜悯的看着小猫狂打喷嚏流眼泪。


“我有subaru的药,”村上说,“我去拿一下,也不知道现在的subaru还管不管用。”


等村上一通翻箱倒柜拿着冲剂从房间里出来以后,看到了一只白熊,一只兔子,一只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很可怜的狗,一只狸猫,还有一只打喷嚏的猫。


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懂。


旁边暂时还保持着人形的横山看似很冷静实则已经懵逼:“我们俩会变成什么?”


然后村上飞速的变小,变成了一只软趴趴的泰迪。


萌化了。横山冒出了星星眼。


然后本来还在打喷嚏的猫向小泰迪扑了上来,直接压倒,一副要进行不可描述的架势。


“啊,hina的信息素是猫的味道来着,大概被当成同类了。”横山把猫拨开,一只手捞着怀疑狗生的小泰迪抱了起来,然后被近距离的水汪汪的眼睛击中,再起不能。


最后横山变成了一只熊猫,不知道为啥还揣着泰迪不放。


北极熊开着冰箱试图把自己庞大的身躯塞进去。


对自己过敏的猫泪流不止。


泰迪趴在熊猫身上眨眼睛。


小型犬惊吓过度晕过去了。


兔子面对一屋子能把它当盘菜的猛兽(?)躲了起来。


狸猫望着窗外沉思。


 


邻居:报警了。


 


番外7   生日礼物篇


村上信五的三十岁生日那天,只有他和横山两个人。倒不是村上遍及三百六十行的人际关系网出了问题,而是他觉得三十岁勉强算是人生的分水岭,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呆着比较好。何况也不是一个人。


还有一个白皮不知道上哪里去了。


他也不是很在意那个白皮去哪里了,早上醒来发现床上只有一个人的时候完全不觉得难受。


快两个小时过去了,他觉得挺好的,虽然这是他们在一起以后的他的第一个生日。


 


横山抱着小猫进门的时候意外发现他的Omega一脸很不是很开心的样子,但是重点是:“你怎么醒的这么早?!”


哈?村上不想承认自己在横山离开的瞬间他就醒了,被标记以后他似乎越来越离不开横山,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大概也是Omega的习性吧。


在脑海里演练过无数遍的庆生计划因为恋人醒的太早而告终。


横山觉得很憋屈。


 


“你是怎么想到送我一只猫的?我有说过特别想养宠物吗?”


村上抱着巴掌大的小猫偏着头问横山,萌·双重模式狠狠击中的横山的心。


横山嘟囔:“你妈妈说的啊。”


 


“hina小时候有过什么没有实现的愿望吗?”


“信君啊,说来惭愧,信君小时候正是家里条件不好的时候,他的愿望我们都不太记得了。”


“不过高中的时候他坚持要养猫,这孩子很少这么任性,一直纠缠了好几个月,直到他爸爸骂了他一顿才不提了。这件事我记了很久,如果当时多听听孩子的话就好了,做父母的真是自以为是的大人啊。”


 


“在三十岁彻底成为大人之前,完成曾经未能完成的遗憾,说白了也是送过去的自己一份礼物,告诉自己已经很努力了,要好好和过去的自己作别。不是很好吗?”


横山不常有这么浪漫的想法,他顶多就是琢磨琢磨怎么在床上欺负自己,此刻村上忽然感动得想哭。


 


“但是当初为什么会想养猫呢?”


“大概是对信息素太自卑了吧,没有那么多的零花钱去买抑制剂,万一发情期被别人闻到了怎么办?如果养了猫就可以说,出门前和小猫玩了一会儿,身上有猫的味道。不是很完美的借口吗?”


横山一时语塞,把村上连人带猫一起搂进怀里。


“我们养它吧。名字的话,就叫千。”怀里的村上声音有点闷闷的。


“明明也没那么喜欢?”


“喜欢啊,yoko送的嘛,很喜欢哦。”


 


番外∞   因为是番外所以才能实现的采访——周刊eito:X生活和谐度大调查!!


Q1:对叫床的看法


丸山:叫的很好听呢。


大仓:叫的很兴奋呢。


横山:从来没有叫过诶,逼急了也只会哭呢。


大仓:我觉得我好像输了,我也想看yasu哭出来的样子。


丸山:……


 


Q2:对姿势的看法


丸山:他能不动就不动,然后对我诸多要求。


大仓:脐橙,他喜欢自己动。


横山:最近发现hina身体软的要命,可以在不受伤的情况下各种花式体操


大仓:怪不得总是哭


横山&丸山:……


 


Q3:对次数的看法


丸山:兴致来了可以要很多次…没兴致的话一个星期都不理我。


大仓:每天固定一次,没吃饱的时候就两次,就像锻炼身体一样。


横山:隔天一到两次…


大仓:好少,麻吉?你们可是AO情侣啊…


横山:一次两个小时。


大仓&丸山:…


大仓:怪不得总是哭


 


Q4:对小道具的看法


丸山:多到可以卖的地步…


大仓:好玩吗?我还没试过           


横山:想象无能…真的用的话可能我会疯掉…


大仓:照以上了解的情况来看的话,你疯掉那信酱可能就死掉了…


 


Q5:户内派?户外派?


丸山:哪里都可以,说起来,车里算户内还是户外?


大仓:户外派,试过在海里


横山:户内派。在海里你们也不怕淹死。


丸山:裕亲和信酱当着别人的面连亲都不会亲的。


横山:哈子卡西呀!


大仓:明明是做得最过分的那个?


 


Q6:对特殊爱好的看法?


丸山:女仆装,水手服,比基尼…能露出屁股的那种


大仓:光着腿,但是穿袜子或者什么都不穿,戴兽耳之类的


横山:虽然没有过,手铐


大仓:这是s m吧?


丸山:萨斯噶裕亲,裕亲喜欢束缚系的话我家的小玩具可以送给你


横山:……


横山:谢谢


 


Q7:对身体部位的看法


丸山:屁股


大仓:小小的个子


横山:眼睛


 


Q8:对妄想的看法


丸山:想要做两位数以上呢。


大仓&横山:会死吧。


大仓:也想要让他哭一次呢。


横山:脑内太多了,没办法细说。


大仓:太狡猾了吧,至少说一个啊!


横山:想要被勾引一次呢,yoko,我想要之类的。


大仓:感觉到怨念了。


 


Q9:最满足的事情?


丸山:完事了可以抱着睡


大仓:真纯情啊。


丸山:……


大仓:这个过程就很满足啊。


横山:做完了以后发现前面后面都黏哒哒的hina小声抱怨的时候。


大仓:总觉得,不是那么想知道。。


 


Q10:希望对方更……?


丸山:不要在进行中的时候生气,力度控制不好是因为我太兴奋了,我道歉,但是这个时候中止会造成阴影的。


大仓:这样就很好,不过偶尔也想自己完全主导。


横山:再主动一点,多求求我啊!


大仓:根本就是欲求不满吧


 


Q11:对n p的看法?


丸山&大仓&横山:不行。


丸山:这个绝对不能接受吧。


大仓:为什么会有这种问题啊。


横山:第三个人可能会被我当场打死。


 


Q12:对对方的前男友有什么看法?会嫉妒吗?


丸山:嫉妒的要死哦。


大仓:我就是他的初恋。


横山:我也是。


丸山:你们走开……


 


Q13:不考虑限制的话,最想在哪里?理由是?


丸山:海洋馆。subaru整个人都像是透明的。


大仓:厨房,想玩奶油之类的。


横山:办公室。理由不说了。


 


Q14:最多有过多少次?是什么情况下呢?


丸山:六次,七次吧,因为嫉妒……?


大仓&横山:厉害啊maru。


横山:我也想做这么多次。


大仓:你就算了吧,信酱已经够可怜的了。


大仓:一天之内的话,三次吧,这种情况不少呢。


横山:四次还是五次来着?


大仓:微妙的次数……


 


Q15:对接下来接受访谈的他说句话吧~


丸山:subaru,我会更努力的!


大仓:yasusu,我爱你哦~


横山:没什么好说的,我在外面等你一起回家。


 


嘉宾转换:


Q1:对情话的看法


涉谷:比起说一箩筐,还不如更卖力点做。


安田:一般不怎么说,但是偶尔无意识的说了会很开心。


村上:还是别说了吧。


安田:?


村上:说了就不知道他要玩什么花样了,吓人。


 


Q2:对前戏的看法


涉谷:我们都会很快进入状态的,Omega自体润滑,要什么前戏。


安田:一般来说,接吻吧。


村上:太久了心很累。


涉谷:?


村上:基本前戏结束以后我就没力气了,正经做的时候他想干嘛干嘛。


涉谷:没想到他是这样的Alpha……


 


Q3:对小道具的看法


涉谷:居家旅行必备之良品。


安田:我们比较崇尚自然。


村上:……


安田:信酱?你刚刚是不是抖了一下?很冷吗?


涉谷:他大概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


 


Q4:如果不受限制的话,希望在哪里?


涉谷:从来不受限制,想在哪里在哪里。


安田:能接近自然的地方,像动物那样。


涉谷&村上:???


村上:浴室。


涉谷:意外的答案呢。


村上:便于事后处理。


 


Q5:对特殊爱好的看法?


村上:什么是特殊爱好?


安田:就是别人一般不会这么要求的事情。


村上:我怎么知道别人都会要求什么?我没和别人做过呀。


涉谷:下一个问题!


 


Q6:对身体部位的看法


涉谷:胸肌


安田:小肚子


村上:手指


涉谷:这答案从hina嘴里说出来真是意外的工口…


 


Q7:对妄想的看法


涉谷:做个十几次吧。


安田&村上:会死吧。


安田:想要反攻一次呢。


村上:从体格上来看,难度不会太大吗?


村上:没什么妄想,正常的做就可以了。


涉谷:太笼统了吧,什么程度算正常?


村上:把时间控制在两个小时以内。


涉谷&安田:……


 


Q8:最满足的事情?


涉谷:那个人根本让人满足不了嘛。


安田:subaru,节制点。


安田:被珍惜的感觉很满足呢。


村上:你们干嘛都这么期待的看着我,我没什么好说的哦。


村上:嘛,硬要说的话,¥&%@#@%&#$&*【手动消音】


 


Q9:希望对方更……?


涉谷:猛一点!大力一点!弄坏我!操哭我!


村上:subaru你脑子没问题吧。


安田:现在就很好啊,已经很棒了嘛。


村上:手下留情一点。


涉谷:……


 


Q10:有想要和他试的人选吗?


涉谷&安田&村上:没有。


涉谷:不过听了刚才的访谈,有点想和yoko做一次呢(笑)。


村上:笑个屁啊,你不怕我咬死你吗。


 


Q11:对s m感兴趣吗?


涉谷:是我对他做还是他对我做?


安田:会疼的吧。


村上:……


涉谷:不用问他了,yoko那个程度对于他来说已经是sm了。


村上:用过领带。


涉谷:哦?(期待脸)


村上: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


 


Q12:对被对方强x怎么看?


涉谷: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安田:大仓不会这样的,如果有的话我会难过的想哭的。


村上:对于我来说应该算是诱x吧…


 


Q13:自己的诱惑点是什么?


涉谷:香腺吧,他不能标记我,却很喜欢咬那里呢。


安田:哪里呢,感觉我诱惑他他会笑场,什么都不做反而很自然的做了。


村上:全身。


涉谷:这家伙超自信啊!


安田:想想信酱来做身体检查的时候全身的痕迹,大概是事实吧…


 


Q14:喜欢做吗?


涉谷:喜欢啊,不喜欢的话这个访谈就没意义了嘛。


安田:喜欢啊。


村上:嗯…才不喜欢呢。


 


Q15:最后对对方说一句话吧。


涉谷:你小子,再给我认真点啊!


安田:忠酱,爱你哟。


村上:车票可以报销吗?


安田:信酱,是对横山桑说啦。


村上:就是对他说的。


 


以上。


 


还有一辆无处安放的车,正文里放不进去,和番外风格也不一样,就随便停在结尾处吧。


ABO的第三辆车


车钥匙:so8f


 


真的结束了。


感谢大家看到最后,如果没有获得这么多支持我可能就写不完了。


我写东西的习惯特别不好,人物设定和基本大纲有了以后,会先写自己比较喜欢的情节,比较揪心的或者过渡章节不想写就会一推再推总之往后推,大纲不详细的话这么写情节就会不连贯,或者忽然脑洞大开冒出一个新情节崩人设,出现bug什么的,喜欢的情节都写完了就整个人特别没动力,要花很长时间把现有的情节整合出来,添加过渡章节什么的。


所以真的非常感谢大家。


全文我也放出来了,方便大家想要回味一下什么的【有多自我感觉良好才能说出这种话来】,改了改错字和小bug,虽然可能还会有错字。


到此为止啦,撒哟娜拉!


看这里看这里这里有完整版


钥匙:zij4



【丸雏】庸俗物语(九)

马住回去看!

茄汁鲑鱼子:

BL漫画家x编辑




提问:猜猜这章是什么?


A.鲑鱼子的一百种吃法


B.茄子的一百种吃法


C.不知道

【鸟毛】烟瘾、沉默和今天的封口费

马住回去看!

名字真难想:

#看清cp!!!!很ooc!!右上角有叉叉你可以点击!#




大家好,还是我。


今天是写鸟毛的我。以及 第一次正式开车的我。


他们是他们   ooc是我的  


希望 能看吧    别掉粉就好……




——————————————————————————————————————


烟瘾上来了谁拦着都不好使,涉谷昴坚定的拒绝了村上信五对自己希望去楼梯间抽一根的阻拦,揣着仅剩两根烟的烟盒,晃晃悠悠的推开了楼梯间略显厚重的门。


涉谷昴发誓他不是故意看的他真的只是烟瘾犯了。


听了十几年的低音炮在面前的楼梯转角响起,在涉谷昴的角度只能看见大仓忠义的侧脸。“把眼睛闭上。”他听见大仓忠义开口了。哎哟可以啊你小子,涉谷嘴角抽抽了两下,心里怪怪的,想看看是哪路神仙,但看门把的八卦总是不好的,于是他放弃了这个念头,一小步一小步的蹭去一边的角落,想偷偷摸摸地抽掉这根烟再偷偷摸摸地回到乐屋,就当作无事发生过。在涉谷昴还在犹豫是下一层楼再点烟还是点之后再下楼的时候,背后响起了大仓忠义的声音:“Subaru?”“啊……巧啊tacchon……我就是出来抽根烟。你要吗?”涉谷有些尴尬地又摸鼻子又眨巴眼睛,偏过头去把烟盒怼到大仓眼前。


沉默。长久的沉默。


涉谷能感觉到大仓不是很重的气息拂过自己举到他面前的手指关节上,自己举起的手都开始隐隐发抖。然后大仓抽出了最后那根烟,顺手把空烟盒也一起收进了自己的口袋。本以为大仓会离开楼梯间,没想到大仓反倒是在自己边上靠着了,极其顺当拿了自己的打火机点了烟。“Subaru看到了?”“没……”“看到啥了?”“……你的脸”涉谷强作镇定的吐出一口烟来,一旁的大仓扑哧一声没忍住,哼哼唧唧开始笑个没完。“干嘛!老子也很尴尬的好吗!!”涉谷昴觉得可羞耻,尤其是大仓那副揶揄的样子,那叫一个让人生气,恨自己犯烟瘾的涉谷昴恨得牙根都痒痒了。“诶——”大仓也跟着吐了口烟,拖着长长的尾音让涉谷忍不住扭头去看他的脸,大仓在一片烟雾里看回去,“subaru不是说只看到我的脸吗,有啥尴尬的?”涉谷被噎得无言,嘴开开合合,活像条缺水的鱼,看得大仓又忍不住笑,掐了烟准备离开楼梯间。离开涉谷视线之前,大仓回头似笑非笑,“涉谷kun看到了,这怎么办啊。”惊得涉谷抖掉了半根没有抽完的烟,心疼的蹲在地上老半天。


啊……我最后的两根烟啊……只抽到了半根……哭唧唧Q^Q


大仓是喜欢涉谷的,其实涉谷看见那天他面前根本没有人,只是在跟女高中生一样做对自己喜欢的人告白的练习,没曾想还真被涉谷撞破了。离开楼梯间的时候其实大仓腿都是抖的,要是涉谷讨厌自己了怎么办啊,往前走了几步又退回啦偷看涉谷,就看见涉谷一脸便秘样蹲在地上抓耳挠腮,啊!subaru也是在意我的!嘿嘿嘿嘿烟瘾真好,大仓忠义这么想,不过涉谷还是少抽点吧……


没关系,今天的误会也是美丽的误会。


番组收录结束后,原本想飞速收拾好东西回家睡觉的涉谷被大仓扯住了包带,“subaru,今晚有没有空啊。想跟你聊天。”涉谷本来想回绝,在看见大仓又露出那张似笑非笑的脸时,把“我想回去睡觉”和着口水吞了下去,“额……有……”“那就走吧!”


被拖进居酒屋角落的涉谷还没有从自己今天又不能补觉的噩耗里缓过劲来,砸在面前的两大杯啤酒把涉谷吓了个正着。“Subaru~”恶狠狠的一个冷颤,完蛋,这小兔崽子又要干嘛。涉谷没接话,端着酒杯先dundundun往肚子里灌,还是大仓给拦了下来,“诶诶喝慢点啊你!”“你要说啥?”涉谷喝了酒有了一种撒手撂摊子的决绝,“那次看见你的事情吗?”“对的对的,”大仓笑得见牙不见眼,“被subaru看见了啊那次……subaru你之后有没有跟其他人讲啊?”“哈?”喝了酒的涉谷怪里怪气地盯着大仓,一脸“你脑子真的坏掉了”的表情:“我有空啊跟人说这玩意儿?”“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大仓头摇得像个拨浪鼓,神秘兮兮地凑近了涉谷,“这样,为了让subaru不说出去,我给subaru点好处吧!”“哈?你脑子真的坏掉了哦okura?”涉谷也不知道为什么今晚的自己一直在灌酒,啧,一定是okura这小子太烦人了嗨呀这个糟心孩子。


迷迷糊糊的涉谷被大仓半扶半抱地搬出了居酒屋,“回家吗subaru?”“回、回家的。”涉谷指挥着大仓打车报地址钦电梯把自己运上床。好不容易一切妥当,涉谷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冲大仓道谢:“谢啦okura,你早点回去吧,回头我请你吃饭!”


“诶——”似曾相识的,黏糊的长尾音,“我不放心subaru,我要给Subaru付点封口费才安心。”




破旧小三轮




END.




















车真的好难开啊qwq   太太们蟹肉不容易啊qwq